教学服务
您的位置:首页  >> 教学服务    >> 正文

孩子放学了你还没下班?看各地咋解决“三点半”难题!

作者:佐乐米官网发布时间:2018-04-08浏览:  

孩子下午三点半放学了,父母却还在上班,谁去接?谁来管?

近年来,小学生放学无人接管的“三点半”难题困扰着不少家长和老师。

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今年两会“部长通道”上接受采访时就表示, “三点半”现象成为年轻父母和整个社会关注的难题,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、中国教育发展特定阶段的一个产物。

“对于这个问题教育部历来高度重视,去年2月教育部下发了关于解决这个问题的通知,一年来这个问题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缓解。”陈部长还指出,有25个省份已经下发了通知,制定了符合各省份实际的政策措施,经过这一年多的实践,已经摸索了一些比较可行的解决方法。

那么,为破解这一难题,各地都做了哪些探索?有哪些好的经验呢?佐乐米作文培训加盟品牌整理了一些地方的探索,供大家参考。

 

看各地咋解决“三点半”难题!

 
 

北京

 

政府购买服务

每年投入资金用于中小学生课外活动

从2014年1月开始,北京市推出全市中小学生课外活动计划,采取政府购买服务方式,每年投入5亿元用于中小学生课外体育、文艺、科普社团活动。根据这项计划,各中小学放学后的3点半至5点这段时间,都会安排课外活动,而费用由财政部门按照城区学生生均400元、远郊区县学生生均500元给予补贴。

事实上,北京多区都推出切实可行的举措来破解“三点半”难题。

西城区教委于2014年推出“城宫计划”,将校外教育资源引入校内,让学生在校内、在课后就能参与艺术、科技、体育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社会实践等方面的活动。朝阳区依托朝阳区社区青少年教育培训中心,充分协调整合社会教育培训资源,为学校课后活动提供“精彩三点半快乐音体美”富有特色的兴趣班。

近日,大兴区首推“课后延时服务”。今年春季新学期,大兴区在公办学校一至四年级学生和幼儿园在园幼儿中开展。为不能按时被家长接走的低龄儿童给予免费的集中看护,看护时间直至晚上6点半。

大兴区教委相关负责人介绍,不同班级的学生将组成规模不超过20人的“临时班”,由两名教师管理。三个小时的时间里,教师会将学生聚拢到固定场所,带领学生看书、完成作业。家长采取随来随接的方式,在六点半前将孩子接走。

据了解,“课后延时服务”始终坚持家长自愿、学生自愿、服务教师自愿的原则,不教授新知识、新技能。对于参与“课后延时服务”工作的教师,大兴区政府将通过区财政对其给予一定数量的经济补贴。

 

上海

 

超过九成公办小学开设晚托服务

据新华社报道,目前93%以上的上海公办小学都为确有需求的学生开设了晚托服务,包括“快乐30分”拓展活动和校内看护两项内容。

举个例子,位于上海宝山区的宝林路第三小学,2017年2月,该校开始开设下午3点半至5点的晚托服务。

在下午3点半至4点的“快乐30分”拓展活动环节,学校结合校本特色课程,开设出“陶艺坊”“布艺坊”“弹拨乐坊”等近20个学生喜爱的“创娃坊”,配备专业老师,由学生自主选择,全校走班参与。

下午4点到5点,则是专为减轻部分接送确有困难家庭压力开设的“紧相随看护”公益服务时间,学校为留下的约60个孩子开放“小眼睛书吧”“朗读亭”“安全教室”等创智体验区,并留下6位教职工负责学生点名、指导、接送联络等,确保看护工作的安全。

 

广州

 

校内托管形式多样

引入培训机构为学生开办兴趣课程

 为解决“三点半”难题,广州做出了哪些探索?

越秀区是广州市最早开展校内托管试点的区。试点学校托管形式多样,有的让学生在班级自习,老师看管辅导;有的开设各种兴趣班,免费教孩子各种体艺项目;有的将体育俱乐部引入校内,收取一定费用,让学生免除到外面上培训班的奔波。除特殊培训项目外,大部分学校表明,课后托管服务不向家长收费,而由财政资金补贴,标准为每生每天2元。

今年,越秀区将在全区54所公办小学全面开展下午课后托管,实现全区公办小学校内托管全覆盖。

在天河区,2017年初,龙洞小学率先试点推行“430素质营”项目,引入持有民办学校资格证的校外培训机构,利用放学时间进学校有偿为学生开办兴趣课程,并开展托管服务。该项目每节课1.5小时,每类课程1-2节/周,每个班人数控制在25人左右,根据不同的课程,每学期收费750-1485元不等。

除了参加素质营实现托管,龙洞小学还开设了由本校老师负责的免费托管服务。 

 

南京

 

实行“弹性离校”制度

“互联网+”技术促进政策升级

2017年2月20日起,南京市所有公办、民办小学开始实行“弹性离校”制度,为小学生免费提供延时服务。“弹性离校”制度实行后,冬季上学时间段的托管结束时间原则上为17点,非冬季上学时间段的托管结束时间原则上为18点。

托管期间,学校安排专人照管学生自行学习和课外阅读,并确保学生安全,由市级专项奖补经费为该制度“买单”。

今年政策又有新变化。从2018年新学期起,南京各校托管结束时间原则上全年统一为18点,为更多的家庭提供便利。 

为使得“弹性离校”服务更精准,更人性化,南京市玄武区教育局于2017年5月份开始,开发了“弹性离校”管理模块,2017年9月开始在四所小学进行试点。引入智能管理模块之后,学校可以通过该平台,方便地进行弹性离校学生报名的汇总、统计、分班、值班安排、值班题型、移动端点名等工作。

该管理平台还为每个参与弹性离校的孩子配备了专门的二维码,学生扫二维码进班,家长扫二维码接离确认,一方面减轻了弹性离校值班教师的工作压力,另一方面也确保了安全问题。孩子放学、进入托管班、托管班结束,家长都可以在移动端收到通知,及时了解孩子的状态,解决家长对孩子安全的关切。

 

成都

 

与社区合作办“四点半学校”

在管理不能立即回家的学生方面,成都的做法是借助社区教育资源。

从2012年起,成都市青羊区社区教育学院开始尝试与社区合办公益性质的托管班,在府南街道石人北路社区开办了“四点半学校”,为学生放学后提供绿色安全的学习场所,从资金方面首先保证了“四点半学校”的运作;2013年起,又在部分精品社区教育工作站设立了“四点半学校”和暑期青少年社区课堂。

2014年4月,成都市教育局下发了《关于鼓励开展小学生放学后“托管”服务的通知》,将青羊区“四点半学校”的经验向全市推广。

在此基础上,2014年,青羊区委、区政府还提出了在全区试点并推广建设“社区少年宫”,着力解决部分小学生放学后无人照看、安全存在隐患等事关群众的切身问题。

“社区少年宫”采用市场机制,通过公开比选的形式,引入第三方专业服务机构,按照非营利和学生自愿原则,将无偿服务与低偿服务结合起来,与有意向自愿参加课后托管的家长签订协议书,并根据学生和家长需求共同完成工作方案。场地和设施由区域内小学及社区活动中心免费提供。

 

青岛

 

托管由家委会主导学校配合

2015年,青岛市教育局下发通知,市内三区小学生学校托管工作采取“学校家委会主导、学校参与配合”的模式。由各小学家长委员会负责对托管工作具体组织实施,各学校负责提供托管场所、设施及必要的支持配合。

学校托管对象为市内三区确有困难需要托管的一、二年级小学生(如放学后无人照顾、父母下班较晚等),原则上每周一至周五(寒、暑假及法定节假日除外)学校下午放学后。具体时间安排由各学校和家委会协商确定。   

每学期初,由家长向本校家长委员会提出托管申请,家委会审核申请并与家长签订《托管协议》,明确双方权利义务和责任分工。可采取合班的方式,组织各年级托管学生到教室、操场等场所进行集中自主学习、游戏、体育活动,或开放图书馆、阅览室等专用教室供学生读书、阅览和自主学习。

 

重庆

 

部分区县尝试政府买单开展课外服务

将课后服务与家校共育有机结合

从去年开始,重庆市渝北区、南岸区等部分中小学开展了小学生放学后的课后服务试点。其中,渝北区在全区15所学校开展试点工作,为此,去年该区财政投入3000多万元,共有25164名学生自愿参加了课后服务,参加人数达到了87.26%。

依据各自的实际情况,不同学校也因地制宜地开展了课外服务。

龙山小学副校长罗美莉称,该校在每天下午放学后推出了三项活动:老师监管下的学生自习、学校组织开展的各类社团活动,以及与重庆市少年宫联合举办的少年宫兴趣活动。其中,前两项由区财政买单,免费向学生提供,后者由学生自愿参加。

空港新城小学则将课后服务与家校共育有机结合,由家长们轮值担任教师,并开设了警察、护士、医生等几十节与家长职业相关的课程,为孩子们讲授各行各业的工作特点,拓展孩子们的眼界。 

 

宁波

 

建立全国第一所“四点钟学校”

 上世纪90年代初,宁波市建立起了全国第一所“四点钟学校”。

 在宁波,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区,纷纷根据当地特色,开展了“四点钟学校”“城市学校少年宫”“农村少年宫”等多种破解“三点半难题”的探索实践。

宁波市教育局还打造了智慧教育“空中课堂”,推出一系列公益的网络直播和点播课程,广大学生在教室和家里就可以学习和观看。

 

破解“三点半”难题,听听他们怎样说!

保证正规的课后托管,让学生们各取所需

“就课后托管内容而言,每个家庭和学生的需求是不一样的。”重庆市教科员初教所所长康世刚分析,“三点半”之后,有的需求是能够按质按量按时完成作业,不必再占用晚上的时间;有的需求则是进行美术、音乐、舞蹈等艺术素养的启蒙与培育;有的则是要踢球锻炼身体等,不一而足。

所以,解决“三点半”问题,保证有正规的课后托管是第一步,然后是能够让学生们各取所需,才是更彻底的供给侧增量服务。

用多种方式满足家长的实际需求

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表示,解决好“三点半”问题,一是要落实学校自主权,让学校自己决定怎么做,用多种方式满足家长的实际需求;二是要解放思想,创新经费使用方式,激励学校把为家长分忧的课后服务做好。

“三点半”难题不能全靠学校

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,“三点半”后的学生看护问题不能完全依赖学校,家长和社会也必须承担起一部分责任。“之所以有很多人倾向于学校看护,是由于他们在观念上进入一个误区,认为孩子只能在学校和家庭两点一线的空间里生活。”

他认为,处在小学生阶段的孩子对外界事物最为敏感,需要机会去感受自然、接触社会。对于必须由学校进行看护的低学段儿童,可以在课后时段内由学校开设特色课程,引导孩子亲近自然,了解社会。而年龄较长的小学生就应该放手让孩子自主行动,选择参与甚至设计自己的活动,要给孩子更多的信任、时间、空间。

同时,储朝晖也指出,学校对学生在校期间有看护的责任,但不能损失学校的教学功能,尤其是不能在难以保障教师备课、休息的情况下,延长学校对学生的看护时间。

让我们用快乐为作文保驾护航,用创意让作文焕发光芒,用思想奠定人生的希望。
为亿万家长和孩子提高幸福指数!
更多佐乐米作文培训品牌加盟合作、业务咨询、运营推广服务,请拨打全国咨询热线:400-678-7668。
佐乐米作文加盟官方网站:http://www.zuolemi.net

请关注佐乐米作文官方微信号:zuolemi  获取更多教育行业最新资讯!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作文加盟 作文培训加盟 作文品牌

 
QQ在线咨询
全国加盟热线
400-678-7668
售后咨询热线
027-87679231